成功案例
广东律盛律师事务所
手机号码:13726442926
Email:897100030@qq.com
新闻动态
首页 > 新闻动态 > 内容
​ 免费的法律咨询靠谱吗?
编辑:广东律盛律师事务所   发布时间:2020-07-13


免费的法律咨询靠谱吗?原来我认为不能单纯地说靠谱不靠谱,因为我习惯了听咨询者说你们太专业了之类的溢美之词。也基本没有人说我们不靠谱的,因为他们大概都记得他们没有支付过一分钱的律师咨询费,而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又很乐于跟他们的朋友介绍说跟律师的谈话费很贵的。现在我想说,对于正在进行的绝大多数诉讼案件而言,不要过分依赖你免费听来的法律咨询意见。

这来自我今天的一个小经历。

郑总很紧急地给我们发来她的判决书,对我说她曾经问过我们团队的律师,她的案件应该胜诉的,因为她觉得她的案件应该胜诉,所以她便没有去出庭,于是法庭缺席判了,她败诉。当时我在开车,我是通过车载蓝牙一边开车一边与她对话的,在等红灯的间歇,我看了一下她的判决书,判她承担担保连带责任。因为她在担保人一栏签字确认她同意承担保证人责任。原告在保证期间过了以后并没有马上起诉,而是找过她,她为被担保人偿还了一些利息,但没有签署任何同意延长保证期间的书面文件。问题的核心在于:保证期间过了以后,担保人没有签署同意继续承担保证责任的承诺,但为部分清偿责任,此时是否意味着担保人同意继续承担保证责任?此案没有判决前,我的同事给出了“不应当承担”的肯定行结论。结果败诉了,法院判决承担连带保证责任。本来我建议她上诉,说这个案件从法理的角度来看可以辩论一下,知道她一审缺席法庭审判,我对她说,我不能确认你能够胜诉,这里可能存在一个很微妙的因素,那就是:藐视法庭的后果很严重!

在她咨询我的时候,我并不知道她没有出庭,我甚至不记得她曾经咨询过我。对于睁开眼睛就需要讨论案件的律师而言,我的大脑存储空间没有预留无律师责任的免费咨询者的记忆空间,因为在律师的字典里,他们不属于委托人,也称不上“当事人”, 对于没有付费的人们而言,彼此之间的对话可以理解为一段对话而已——你问我答。

对于我而言,我的确没有时间为你的事情去思考,因为我有更多的事情等待着我去完成。

我们之间的关系大抵是“你客气地问一个问题,我善良地回答一个问题”,我会尽可能地完美地回答你的问题,但那不是我的义务。

而对于已经签署了委托代理合同的客户——委托人而言,回答问题是有标准的。除了你问我答以外,我需要透过你的问题去判断该问题是否存在风险,当一个案件委托给律师以后,这个事情便不首先是你的事情,而是律师的事情。

我需要关注你的问题,你的态度,你的行为方式,你的表达方式,你的时间界限,你对外出具的文件、你准备签署的文件,所有这些,只要与案件有关,都需要提前向我报告,我会郑重其事地提示你,这不是你的事情,是你有义务配合我的案件,因为我不希望我的案件败诉。但你有义务如实对本律师进行陈述,否则需要承担虚假陈述的法律后果。

回到正题,郑总很哀怨地说,我问过您的同事,他们说这个案件应该胜诉的,我听说能够胜诉,我就没有放在心上,于是我没有出庭,我没有想到后果这个严重。我没有占小便宜(不付咨询费)的心态!  只因为您们说担保期限已过,担保人无责所以我就忽略了!而不是您所认为的,我没出一分钱,就咨询了您们,这个您认为是我贪了您们这个便宜。

为了证明她的说法没有冤枉我们,她给我发来了当时微信沟通的截图,我想起来了,我的确说过她不应该承担责任,我的观点来自我的同事道哥就证据问题向我的介绍,丁律师在其后也附议了我的观点,包括我在内的三位律师给出同样的意见。于是她非常乐观,就没有出庭。于是收到了败诉判决。

我在前面说过,对于不构成委托代理法律关系的咨询者律师们的心态是“礼貌待人,你问我答”,于是我们做了前面的回复,因为咨询者们也没有想问所有的问题,因为大部分咨询者都很善良,他们也不好意思占用律师太多的时间,律师们如我也不会介意花一点时间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这一切都很好,大家友好相处。

与本案胜败诉有关的问题至少还包括如下:

1、你没有问“目前我的案件正在诉讼过程中,我能否不出庭?”;

2、对于我的这种情况,存在怎样的裁判结果,各种裁判可能性出现几率有多大?

3、基于我和被担保人之间的亲戚关系,是否对裁判结果构成影响因素?

4、对方当事人的证据有哪些?

5、是否存在足以改变我们既定判断的颠覆性证据?

没有讨论这些问题,我们无法在三五分钟就一个案件给出足以让咨询者做出“缺席审判”的重大决策的观点。大约而言,没有一个小时,没有面对面的沟通,当事人根本不足以透过一个电话去解决诉讼类案件的法律问题。

于是,从现在开始,我要求我们的团队在回复每一个免费法律咨询的时候,都必须去强调“我们对于谈话在半小时以内的问答都只称为聊天,我们不对没有对证据与法律关系进行甄别的法律咨询承担律师责任,我们不对没有支付律师咨询费的案件承担道德风险。”